您如今的地位:首页 > 夜光杯 > 夜读 > 正文

项优美:不设限的人生

来源:新民晚报     作者:芳州     编辑:王瑜明     2019-10-19 13:41 | |

项优美的书遭到好评,然而她的作品不容易放进任何常见的类别,同样,她也是一个无法被定义、拒绝被归类的人。

项优美(Emily Hahn,艾米莉·哈恩)于1997年2月去世时,92岁的她已经为驰名杂志写作七十年,出版五十四本书,发表200多篇专栏文章。就在去世前的半年,她还几乎天天都到曼哈顿的办公室上班。

1924年,十九岁的艾米莉·哈恩与闺蜜穿着男装驾驶福特T型车环美观光途中,姐夫将她写的对付观光见闻的家书投递到《纽约客》,由此开端了职业写作,一写便是七十年。

艾米莉·哈恩1905年出身于圣路易斯,父亲是推销员。二十世纪早期还很少有女性从事专业度较高的工作时,她一心想成为一个采矿工程师。其时威斯康辛大学的参谋奉告她,女性的头脑无法控制高等数学和机械原理,这使她的信心加倍坚决。1926年,她成为该大学有记载以来第一名获得采矿工程学位的女性。在一家煤油公司工作一年后,她觉得厌倦了。

遭到林德伯格穿梭大西洋飞行的启发,艾米莉踏上了走进非洲的旅程,前往刚果,为红十字会工作,在矮人部落里生活了两年,然后独自徒步穿梭中非。观光和对植物的热爱影响了她一生,也是她写作的两大主题。后来她养过几只猴子做宠物。有人已经问她,难道对独自观光不觉得害怕吗?项优美惊讶地说,为什么?难道这不便是生活吗?

她一生不停观光,停止各种意义上的冒险,因为永久有什么在对她召唤,而“没人说别去”(这是她一本回忆录的名字);又因为像她自传名“不着急回家”所说的那样,她的冒险没有尽头。专栏作家罗杰·安格尔评论她是“一个真正四海为家的人”,“在任何地方都舒适从容”,“她去了那些地方,做了那些事,然后不动声色地把统统写下来”。

1935年,《纽约客》聘任她担负中国特派记者。三十岁的艾米莉到达中国时,战争阴云密布,国际和各方势力波谲云诡。她结识了在上海的弗里茨夫人、沙逊爵士等欧美人士,进入了一个文化社交圈。除了给《纽约客》工作,她在《字林西报》当记者,也在两所大学里教书。也便是在这一时期,她结识了出版人、诗人邵洵美。而邵,便是给了她“项优美”这个名字的人。她称邵洵美是她的“中国文化指南”。

如今大家津津乐道的是她与邵洵美那独特的相干,实际上,这段光阴在工作上二人是互相引发和密切合作的高产时期。他咱们联手开办抗日杂志《从容谭》。合作在《直言评论》连载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节译,之后印发《论持久战》英文单行本等。同时,邵和家庭成员、仆从、亲戚也给项优美供给了源源赓续的写作资料。

1939年,项优美飞往香港采访宋氏姐妹,写完《宋氏三姐妹》后,项优美没有再回上海。在香港,她碰到了一个在她生活中很重要的人,那便是英国军情处军官查尔斯·博克瑟。

如果用约翰·勒卡雷的作风来讲博克瑟的故事,说不定这个故事可以或许叫“士兵,历史学者,情人,间谍”。他出身于军人世家,曾任英军派驻日本军官,精晓荷兰语和葡萄牙语,后来,他成为葡萄牙历史研究最重要的学者之一。自1936年派驻香港,他是实际上的英军情报机关的头目,但他的名气却更重要来自与项优美的恋情。女儿卡罗拉出身、查尔斯在战俘营等旧事在《香港沐日》里有相当多着墨。英国和美国的报纸记者咱们兴奋地盯着这二人的一举一动,以至于查尔斯从战俘营获释、二人在美国团聚成为一大新闻事件。

然而项优美很快就不安于“正常的”家庭生活,1950年起她在纽约找了一个公寓,持续她观光和写作的生活,只是时不时才到英国看望家人。

(项优美在《纽约客》发表的系列短篇《潘先生》)

项优美在二十世纪四十年月出版的一系列无关中国的文字,已经是西方人了解中国的重要窗口,如今则成为中国人回望那段历史的珍贵文献。除《宋氏三姐妹》外,另有以邵洵美及家人为原型的短篇小说集《潘先生》、回想这一时期生活的回忆录《中国与我》、回忆日据时期香港生活的《香港沐日》,和以沦陷的上海和香港为配景的虚构小说《吉尔小姐》。别的,为了给女儿卡罗拉讲述中国,她还写了两本童书,分离是《中国ABC》和《中国故事绘本》。

据项优美的传记作家库特柏森的说法,虽然她的书遭到好评,然而因为她太多才多艺,在任何题材上都可以或许游刃有余,反而让她的出版商在包装和营销她时觉得非常困惑,因为,她的作品不容易放进任何常见的类别,她是一个超乎文类的作者。

同样,她也是一个无法被定义、拒绝被归类的人。据说她的一个女儿已经抱怨她不像别人的母亲一样,她问,别人的母亲是什么样?女儿说,便是会在厨房烤饼干的那种。项优美说,那你去找一个能给你烤饼干的妈吧。反倒是她的外孙女对如许酷的外祖母觉得非常骄傲:“你的祖母大概不会抽着雪茄,在公寓里办疯狂派对;你的祖母大概不会教你用斯瓦西里语说脏话。你的祖母也不会带你去植物园时在猿猴地区高声大叫。唉,真可悲,你的祖母不是艾米莉·哈恩!”(芳州)

今日热门

网友评论 小提醒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卖力,请各位遵照法纪注意语言文化
您还能输入300
最新评论 [睁开]

新民报系成员|客户端|官方微博|微信矩阵|新民通讯-追踪大时代的全球资讯,发现大变革的历史力量|广告刊例|计谋合作同伴

新民晚报|新民通讯-追踪大时代的全球资讯,发现大变革的历史力量|新民周刊|新民晚报社区版

新民晚报数字报|新民晚报ipad版|新民通讯-追踪大时代的全球资讯,发现大变革的历史力量客户端

对付新民通讯-追踪大时代的全球资讯,发现大变革的历史力量|联系办法|工作机遇|知识产权声明

北慷慨正|上海音乐厅|中卫普信|西方讲坛|今日头条|钱报网|中国网信网|中国禁毒网|国民日报中央厨房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(ICP):沪B2-20110022号|互联网新闻信息效劳许可证:31120170003|信息网络流传视听节目许可证:0909381

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沪)字第536号|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|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许诺书

|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|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|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

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news.com ?2019 All rights reserved